【授翻thramsay】What Happened After-5(完)

原文地址:What Happened After

作者:mskullgirl   

chapter 1 2 3-4

——————


chapter 5 Family


Chapter notes

好啦所以这是最后一章了(我认为),写这章的时候我掉了好多眼泪啊感觉好尴尬,拜托拜托一定要评论,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想的。这段日子非常开心,感谢所有小可爱的陪伴。


日子像枫糖般缓缓流过,这段时间里Taren几乎很少下床吃点东西或是生个火,他总是反射性地看向窗外,半是期待地等着某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向他走来,然而每次看到的都是被灰白色覆盖的空无一人的陆地。他不得不告诉自己,他的折磨者真的已经走了。

但他并没有真的离开。每次Taren透过雾气朦胧的窗户看到自己的倒影时都会这么想。他永远不会真正离开。

每当在浴室脱下衣服,或是低头看向自己变形的手掌时,他都会看到Ramsay的影子。他透过窗上凝结的冰花看见那双冷澈的眼瞳,从夜空中望见那头黑发。这些念头让他想要用力揍点什么发泄一下,睡个女人,或是割开自己苍白的肌肤。但他从未这样做。

约莫一个月之后的一天,Taren被从窗上传来的连续敲击声给吵醒了。他嘟囔着爬起床去查看噪音的来源,却发现一只湿漉漉、凶巴巴的乌鸦正立在玻璃的另一侧,腿上绑着一个羊皮纸卷。Taren疑惑地打开窗,放这只瑟瑟发抖的小东西进来烤火,乌鸦愤恨地叫了几声,抖了抖被霜打湿的翅膀。

信很短,上面的笔记却无比熟悉。Taren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柔地念起来,

“我知道我没有这个权力,但我要你马上赶往鼹鼠镇,越快越好。除了这件事,我将不会再要求你做任何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我不是个会求人的人,但现在我请求你,Please, Taren.”

信的结尾没有署名,也不必署名。好一会功夫,Taren就坐在那儿,盯着那张信纸,直到眼前的字迹开始模糊。最终,他将纸翻过来,在背面划下了两个字,

就来。


鼹鼠镇是个肮脏晦暗的小地方,挤满了人。眯眼远眺的话,Taren还可以看到绝境长城那壮丽的边界线。当他骑马走过堆满垃圾和脏雪的街道时,马蹄深深地陷入了泥里。Taren不知道他该去哪儿,Ramsay并没有给他进一步的指示。

幸运的是,不一会他就碰见了他要找的那个人。Ramsay站在城中心,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在这个私生子和罪犯遍地走的地方,他实在算不上显眼。但不管在哪里,Taren总能一眼认出他。

他犹豫着下了马,握着缰绳的手颤抖着。他张开嘴想要喊Ramsay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来。然而下一瞬,高个儿男人就转过身来,看见了他。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或者动一下。直到最后,在沉默让人变得更不舒服之前,Ramsay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喉咙。

“你好。”Taren的手握紧了缰绳,但他没有转身离开。

“你好。”Ramsay声音低哑地回道,然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你想喝点什么吗?”Ramsay有些尴尬地问道。

“哦老天,当然。”


Taren不知道他想象中Ramsay带他去的酒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肯定不是现在出现他们面前这种混乱的场景。几个高壮的男人围坐在桌边,人手握着一只大酒杯。妓女穿梭在众人之间,肌肤上布满脏污和伤痕,Taren猜想至少有十双牙齿在上面啃咬过。更让人不舒服的是,这整个酒馆都充斥着尿液、性和食物腐烂的味道。

“一个迷人的小地方,不是吗?”Ramsay干哑地说道,在一只鸡腿从他们身后挤过去时稍微侧了侧身。Taren没有回话,只是焦躁地抿紧了嘴唇。这里的一切嘈杂、气味和狗儿在地板上打架的场景对他来说都太过熟悉了。

Reek,他反射性地想到,它听起来像是weak, freak, sneak. Ramsay似乎看出了Taren的不安,带着他挪到了远离人群的一张桌子,拉开的距离和强劲的麦酒帮助他缓和了一些。

“我很惊讶你来了。”Ramsay最后说,手里紧握着他的酒杯。

“我也是。”Taren说道,没有从酒杯中抬起头来。

“Theo...Taren, 看着我。”

瘦小的男人缓缓地抬起头,直到对上那双铁灰色的眼睛。

“我对你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Ramsay轻柔地说,“我也知道一句道歉并不能改变什么。”

Taren神色晦暗地点了点头,坐立不安地盯着袖口的一道折痕。

“你不是第一个被我伤害的人,绝对不是,我也不想骗你说我现在完全不想这样做了。但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我后悔伤害过的人。”

这番话震惊了Taren,他将心情表现在了脸上,Ramsay侧了侧身,显然不太自在。

“我是个非常自私的人,你知道的。”他说,“我无法向你保证永远都不会再伤害你,我也知道我能为你做的最好的事情可能就是放你走。”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曾经我叫你离开过一次,在树林里,那时我躺在地上。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如果你让我走,我会乘船走得远远的,再也不打扰你的生活。”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Taren最终问道,努力使情绪不要太过表露。

“实话吗?”

瘦小的男人点了点头。Ramsay咬住嘴唇,看起来十分矛盾,但他最终站起身,转身走进了后面的房间。

“跟我来。”

Taren无声地照做了,等待着一把刀、拳头或者一切想象得到的痛楚,但是在进入小屋时,他等待的绝不是一个放在床上、搁在篮子里的小小襁褓。这个孩子不过几个月大,苍白滚圆,头上冒出一点黑色的发茬。有一瞬间Taren以为这个孩子是Ramsay的,但是那双看向他的眼睛是泥土般的深棕色,不是灰色。

他还愣在那儿,Ramsay已经走了过去,像个父亲一样轻柔地将婴儿抱了起来。

“这是什么?”Taren问道,睁大的眼睛里布满了震惊。

“一个野人小孩。”Ramsay回到,将婴儿转到一个更舒适的姿势,“他的母亲是Craster的一个亲戚,在这儿当妓女。她消失了一周的时间试图逃跑,但他们抓住她并把她割了喉。这个孩子就是那之前被藏起来的,直到我听见了哭声。”

Taren愣愣地看着他,一时间无法消化这些话。

“他们想杀死他,”Ramsay继续道,“但是出于某些原因我阻止了他们。”

Taren颤抖着伸出手,抚上了婴儿的一边脸颊。这个男孩儿并没有因为他的触碰尖叫或哭泣,只是用那双大眼睛好奇地瞧着他。突然间,他明白了Ramsay为什么会写信给他,为什么要从死神手中救下这个孩子。因为Taren看着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仿佛看见了一个黑发灰眼,不被渴望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男孩儿,和另一个有着卷曲头发,坐在海滩上独自哭泣的男孩儿。Ramsay无法改变已经既定的过去,但他可以保证这个孩子将来不会遭受同样的经历。这是一次绝望的恳求,一个无声的求助,Taren听到了他的内心的声音,尽管Ramsay不会愿意承认。这是一个献给他的道歉。

“他叫什么名字?”最终,Taren抬起头看着Ramsay问道。

黑发的男人耸了耸肩,“没人给他起名。我一直叫他小崽子,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Taren摇了摇头。

“他需要一些暖和的衣服,”他说,“这间小屋的墙壁不足以隔绝寒冷。我们还要给他弄一把弓,他很快就会长大学会走路,那时候需要有个人教他如何射箭。”

Ramsay难以置信地望着他,Taren发誓,他眼里的光比平时更加汇聚起来了。

“是的,”他的声音颤抖着,将手掌覆盖在Taren贴着婴儿脸颊的手上,“会有人教他的。”

我很想知道。Taren想着,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当他长大后,会为自己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

隔了这么久万分抱歉!最近超忙,刚上完夏季学期秋季就又要开学了(摊

第二部也终于完结啦,超喜欢这个结尾,能给这样一对cp一个这么美好的走向真的太棒了,赞美太太。

实际上这一部后面也有续集,讲的是夫夫俩人带娃的日常,但是并没有更完……有空我会去确认一下是否坑掉了

就这样啦,谢谢看文的小可爱们,今后也一起为我圈生火取暖吧!

评论(3)
热度(22)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