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时让我的生命又少了一小时

【coco】Miguel/Hector骨科组甜饼

不行了,满脑子都是coco……骨头太可爱了都来吸骨头啊


日思夜想还是吃骨科吧


占tag抱歉,前方骨科年下,请注意避雷


※设定为十七岁的米糕和依然年轻的骨头



——————



“埃克托!”米格跳了过来,冲他鼓起脸颊,“看,这边有酒窝,这边没有!”

“知道。”埃克托好笑地看着他,“说了多少遍要叫我曾曾祖父。”

“不要”,米格撇了撇嘴,“你现在看起来可跟我差不多大,曾曾祖父。”

“我好歹也死了一百多年了。”

埃克托无奈地瞪他一眼,这个小鬼表面上看起来很成熟,可是真要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现在,不肯叫他曾曾祖父的倔小鬼正拎着他的白色骨头吉他大咧咧地在他身边坐下,

“你要不要听我新作的曲子。”

“你作了一首曲子?”埃克托有点意外,又有点骄傲,心想不愧是继承了我的优良基因,“叫什么名字?“

男孩坐在地上怀抱着吉他,他垂下眼帘,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圈阴影。

“I'll never forget you.”

在埃克托怔愣的瞬间,男孩拨动琴弦,低低的嗓音响起,

“I used to be so happy

But some parts were missing

I knew I had something special with you

It's clear inside me but now I want to let you know

 

I'll never forget you

You'll always be by my side

From the day that I met you

And I will never want much more

And in my heart, I will always be sure

I will never forget you

And you'll always be by my side 'til the day I die

 

 'til the day I die.”

 

埃克托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少年,旋律飘荡,带着他的记忆回到了过往。他在金盏花形成的橙色光河中奔跑,脚趾踏在花瓣上,身体却不断下坠,直到全身都被埋入花海。

“我只是想回家……”

独自在外漂泊的时候,每一个唱起Remember Me的夜晚,当他孤独地住在死后世界,一次又一次地试图跨越花海,因为不被供奉而越来越衰弱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个人可以对他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就算死去,也不会被忘记。

那该有多好。

 

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年已经停止了吟唱,他看着埃克托弯起嘴角,露出嘴边的一个小酒窝,

“你感动到哭啦?”

“怎、怎么可能,一把年纪了哭什么。”埃克托侧过身去用力眨了眨眼睛,没什么底气地反驳。

米格只是看着他笑,深棕色的眸子眯起来,让埃克托那一点点赌气也泄了气。

“所以,这是你给哪位姑娘写的情歌?”

米格不置可否地挑起眉毛,“不告诉你。”

“哼,我早晚会知道的。”

“走吧,到对面去。”米格拿着吉他站了起来,向前走去。

不知不觉,当年的小鬼都长得比他还高了。埃克托看着面前的背影,不甘心地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觉得手感很好于是又揉了揉,结果被小鬼一把抓住手拖着向前。埃克托踩着脚下稳稳的金盏花海,目光停留在交握的双手上,突然感到无比温暖。

他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快乐地想,

“今天晚上唱什么歌呢?”


——————

※歌词改编自Never Forget You这首歌

在北极的边缘试探……

如果你也吃这对,打滚求抱团啊啊啊啊啊

评论(37)
热度(162)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