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令时让我的生命又多了一小时

【coco】骨科组小段子

——



Miguel/Hector骨科年下,注意避雷!避雷!



——



————


——



成为骸骨后的很多年,他都没有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么需要温暖。
————
埃克托又做了噩梦。
梦里他回到了圣塞西莉亚那间再熟悉不过的小屋,床上坐着他的女儿coco。她绑着麻花辫儿,是那么乖巧可爱。他温柔而悲伤地对她唱起“remember me”,coco则望着他,静静聆听爸爸的歌声。
可是突然,床上的人被拉长了,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离开家,抛弃她和妈妈,为什么从未回来过。他着急地想要解释,却发现伊梅尔达冲了进来,撕下三人合照的一角,并发誓再也不要想起他。
接着,他就被无边的花海吞没了。

醒来的时候感觉身边热乎乎的,几乎让他怀疑是不是回到了生者的世界。转头看去,脸画的乱七八糟的小鬼正戴着他的红色兜帽呼呼大睡。他的脸就这么枕在埃克托的手臂上——确切地说,是一根臂骨上,埃克托几乎可以想象出等他翻过身,另一半脸上的那道红印子。看着小鬼睡得口水都流到枕头上的样子,埃克托偷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将手臂断开,以免吵醒他。
他来到窗边,望着因为一年一度的亡灵节而热闹非凡的死后乐园,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小鬼。
屋内昏暗的光线仿佛将外界的歌舞升平隔绝开来,小鬼踏踏实实地睡在床铺上,微微翘起嘴角,似乎做了个好梦。
“埃克托......”
小鬼咂咂嘴,埃克托好像听到了自己,凑过去想要听得更清楚一点。
“曾曾祖父...真好吃……”
“............”
算了,不要跟睡得跟猪一样的家伙计较。
小鬼沉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身体却散发出惊人的热度,在这幽冷的亡灵世界,就像一枚小太阳一样,温暖着埃克托。
成为骸骨后的很多年,他都没有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么需要温暖。
或许离开家太久,让他忘记了有人陪伴的感觉竟然是如此幸福。


“你什么时候长大呢?”
埃克托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愣了一下,随即他看着小鬼的睡脸,舒缓了表情。
那样的话,或许真的可以期待你来保护我了吧。

请记住我,那一天我将会重获新生。

———
我大概没法去二刷了,哭...想听骨头的喘息声(住手

评论(8)
热度(84)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