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时让我的生命又少了一小时

【PN】《特别调查》下

父子梗,带孩子向,甜饼

前情走这里

我真的不会写案情类的文……还是老老实实写甜饼吧


——————


会场大得有些出乎意料,Peter和Neal两个人进入之后警惕地没有四处行动,而是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

“似乎有几个麻烦的家伙。”Neal说着,凑近了搭档的侧脸。

Peter被他的气息弄得有点痒,他装作平常的样子回道,“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

Neal点点头,拿了支笔替他俩写名牌,然后跟着Peter走向了正在举办活动的一角,人略多,却也不至于遮挡视线。

“嗨,现在是提问环节,答对就有奖品哦~”台上的女主持人对着围成一圈的小朋友亲切地微笑着,接着她看见了朝这边走来的Neal,眼睛一亮,招手道,“那边的帅哥,就你了。”

帅气的大学生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旁边,他的“父亲”在看到台上女主持微微发亮的眼睛后,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

Neal无辜地耸了耸肩,这个时候再拒绝反而引人注目,他索性接过了话筒。

“那么,Nick先生和…沙奇摩先生?”在看到Peter胸前的名牌以及他脸上那张滑稽的小胡子时,女主持人的表情空白了一瞬,“…呃,请回答对方的生日?”

“8月25。”

“3月21。”

两人想都没想就答道,快到甚至都没有意识到Peter并不是Neal真正的父亲这件事。

接下来一连几个问题,例如喜欢吃的菜,平常穿的鞋码等等,二人都几乎在提问完的下一秒钟答了上来。如果说Peter对他的了解胜过任何人的话,在成为Peter的助手之后,Neal对这个男人的了解程度也完全不亚于他的妻子。

Peter对Neal的回答速度毫不意外,只不过在周围父亲们略带羡慕的目光中稍微挺直了脊背。

主持人将询问的目光投向Peter确认答案的准确性,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挑起了眉毛,“唔,看来我们这一对父子的默契度很高啊。”

她思索了一下,随即露出促狭的笑容,“不介意的话,说一说上一次吵架的原因?”

“……”Neal顿了一下,他立马就想起了上一次吵架的内容,那对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他面色不太自然地看向Peter,不确定是不是要随便编一个故事来回答。

注意到他的目光,Peter在心里叹了口气。

“是我的错。”正直的探员接过话筒说,“太理所当然,没有为他考虑,我应该想到的。”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一位严格的父亲的自省,主持人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身边的青年则讶异地看向他。

Peter没有看他,只是接着说,“虽然我总是说要相互信任,但其实我内心的某一部分仍旧有着怀疑,上一次的冲突在某种程度上帮我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我会这么坚信着,就算他最终走的道路不是我期望的那一条。”

Neal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一时间竟然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如果说他从未期待过获得Peter全心全意的信任,那是骗人的,但他知道他的猫咪探长期望有多高。越是与Peter深入相处,Neal也越清楚自己体内流淌着的天性,他知道自己一旦有机会总会离开。可当他站在原地看着搭档一本正经的侧脸,即便知道那些话并不都出自这位正直的探员本意,他仍是不可遏制地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动摇。

哦,Peter,真是好样的。

感到气闷的雅贼于是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深吸了一口气,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道,

Thanks…Daddy.

 

问答结束后,这位父亲快步离开了展台,他的儿子则抱着刚赢来的毛绒熊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

“Daddy.”

轻飘飘的一个单词,让身姿挺拔的探员彻底僵硬了。

“闭嘴,不要让我听到这个词。”

然而假扮成大学生的雅贼就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样,眯起那双蓝色的眼睛,故意将声调拖长,尾音调皮地翘起,

“Dad-dy?”

“SHUT UP.”

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音节,探员埋头向前,他的搭档在身后紧追不舍。

“嘿,干嘛这么紧张,Peter?你难道不想拥有一个聪明又帅气的儿子吗?”

“当然,前提是他没进过监狱。”

“别这么绝情,”Neal搭上他的肩膀,“如果我是你的儿子,你会网开一面吗?”

“想都别想。”Peter面无表情地甩开他的手。

“好吧好吧。”Neal耸耸肩,“我早该知道你就是缺乏幽默感,Agent Burke。”

“先说好,”Peter绷紧面部,“刚才的话完全是场景需要,如果你又跑去偷东西的话,我还是会照样把你抓进局子的。”

“当然。”Neal轻笑起来,“天涯海角,只要你能抓到我。”

“你是在暗示我给你的脚铐升级吗?”

“Oh come on, Peter...”

 

目标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的搜寻范围中。隔着人群,他们发现有个穿皮夹克的男人带着三个孩子快步走向会场后方,对方似乎很心急,甚至都没有装出亲和的样子,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推着孩子们进入了一道不太显眼的小门。二人也迅速跟了上去,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堆废旧的机械设备,显然这样的处理是为了掩饰这扇门真正通向的地方。在充满铁锈和灰尘味道的仓库走了几分钟后,Peter与Neal对视了一眼,举着枪猛地踹开了面前的门。

“不许动!FBI!” 

“哇哦——”门后面的男人怪叫着举起手转过身来,“等、等等,我什么都没干。”

Peter一只手亮出警徽,另一只手瞄准对方,“把孩子放下,你被逮捕了。”

“我……这些孩子走散了,我要带他们……”男人后退了一步,突然一把扯过身边的小女孩挡在身前,“别乱来,先生们,你们也不想她有事吧?”

看到小女孩受到惊吓强忍泪水的样子,Peter的脸迅速阴沉下来,

“把孩子放下。”

“你可以试试自己的准头。”对方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一边缓缓后退,“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不过凭你们两个人,想抓我恐怕有点难度。”

“是吗?” Peter沉默了一会,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他偏了偏头,由Diana带头的一众FBI鱼贯而入,“现在,再来试试吧。”

“可恶!”

男人见势不妙,把手中的小女孩向前一推,转身就逃。然而他离开的时候绊倒了立在旁边的木材,眼看那些木头就要砸下来,距离最近的Neal猛地冲上去,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护住了吓得不敢动的小女孩。同时,他耳边传来Peter的大喊,

“Neal,趴下!”

在他毫不犹豫趴下的一瞬间,Peter举起枪,打中了想要逃走的男人的大腿。

男人惨叫着摔倒在地,FBI们则冲上去逮捕了他。

 

善后工作很顺利,FBI们解救了这几个小孩子,疏散了会场,并从男人嘴里打探出了之前被诱拐的孩子们的信息。Neal将赢来的毛绒熊送给了在Peter的安慰下仍然哭个不停的小女孩,并成功使她破涕为笑。

送小女孩上了车,并一再保证自己会去看望她之后,Neal回到会场,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再次完美完成了任务的特别探员独自坐在会场的椅子上,带着那张滑稽的胡子,双手交叉,一言不发。Neal走了过来,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蓝眼睛泛着笑意,

“嘿搭档,你在生什么闷气呢?”

“……我没生气,”Peter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些,“我是在梳理案件脉络。”

“你的怨气都要实体化了。”看着搭档脸上每说一个字就被吹起的假胡子,Neal非常努力地压下上扬的嘴角,安慰道,“不要那么在意这次任务的成功,Peter,摘了胡子你还是很迷人的。”

“我没有在意。”被拆穿的探员坚持道,他迎着Neal戏谑的目光一把扯下马里奥胡子,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你最好反省一下。只要你给我少惹点麻烦,我就不至于总像你爹一样为你操心了。”

Neal耸了耸肩,“我爹可没为我操心过,我甚至都没见过他。”

敏锐地捕捉到话里的异样情绪,Peter放柔了语调,“那么看来只能由我来弥补你的遗憾了。”

“如果真能选择的话,做你的儿子也不错。”Neal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神情,清澈的蓝眼睛里带着一种极少见的认真和某种难以辨认的情绪,“你会是一个好父亲的,Peter,我肯定。”

Peter直直地看向Neal的眼睛,在那里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笑了起来,“能抚养Neal长大,那肯定也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

 

他们想不到的是,Peter这句话,并不仅仅是一个假设。

在遥远的未来,它真的实现了。

以另一种方式。


——————

最后这几行来自于之前看到的一个脑洞,结局Peter对Neal的死信以为真,把自己和El的儿子命名为Neal,抚养他长大。Neal远走高飞,探长则用自己的一生来怀念他,可以说是另类的天人永隔了。

没错,糖里下毒我自豪

评论(6)
热度(46)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