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时让我的生命又少了一小时

【主教扎】情人节贺礼

一个以两人正在交往为前提的傻白甜情人节甜饼

我不管!ooc都不是事儿反正情人节只要甜就是了!!!

(不过真的草鸡ooc所以该避雷还是...咳


——————


“您又去剧院了。”

金发的音乐家瞪着刚踏进琴房的主教说道。

科洛雷多滞了一下,“我是去办点事。”

“…是您说想听新剧,我才一直待在这里作曲的。”莫扎特盯着主教,小声嘟囔,“您肯定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

“没什么。”莫扎特气鼓鼓地翻身坐回琴凳,用力地弹着几个和弦,“没事的话您就出去吧,我的曲子还没作完呢。”

毫无例外地,科洛雷多被气到了。可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像对小孩子那样训斥他,或是摆出严厉的姿态,他只是盯着那个金色的后脑勺看了一会,然后就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被独自留在房间里的音乐家着实愣住了。他看着钢琴上摆着的乐谱——这几天为了赶上送某人礼物而拼命的成果——慢慢低下头,像只小猫一样蜷缩起身子,把脸埋在膝盖里。

他讨厌作曲。他委屈地想。更讨厌科洛雷多。

可实际上,之后的时间他仍然待在琴房。不知怎么,他看着那几张未完成的乐谱就无法离开,好像一旦离开就真的失去什么东西一样。莫扎特别扭地坐在琴凳上,盯着自己亲手书写的音符发呆。这是送给科洛雷多的礼物,是完全凭借灵感谱写的,他回忆着自己写下这些音符时的心情,渐渐地舒展了身体。这一段旋律威严有力,就像身着红袍时的科洛雷多本人;这一段曲风明快,音符好像在跳舞,让他想起科洛雷多公事之外会露出的笑容;这一段则像他偶尔说出口的情话,温柔缠绵,让人脸红。不知不觉, 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像澎湃的激流充满了莫扎特的胸膛,他拿起羽毛笔,在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音符。他的谱子里有大调、有小调、有和弦和休止符,这些五线谱上的图案逐渐拼成了一个完整科洛雷多,一个存在于莫扎特音乐中的科洛雷多。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户照在乐谱上,莫扎特才意识到天亮了。他看着手中的乐谱有些发愣,这些谱子与其说是莫扎特的新作,不如说是献给一个人的爱之乐章,连热恋中的情人听了都要脸红。莫扎特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然后迈开脚步,朝萨尔茨堡剧院走去。

 

穿过一整个萨尔茨堡的走廊,莫扎特在剧院的门口见到了他的科洛雷多。威严的主教正坐在台阶上发呆,他似乎一整夜都没有睡,看起来十分困倦,一丝不苟的头发有些凌乱,衣领也没有扣好。看到莫扎特朝他走来,科洛雷多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可是莫扎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火红的玫瑰从脚下一直铺到台阶上,然后分成两支花海,将整个剧院都圈了起来,围着他的礼堂——比之前大了不止一倍的礼堂——科洛雷多就坐在花海中间,朝他招了招手。莫扎特晕晕乎乎地走过去,在主教身边坐下。

“您…这个礼堂……”他结结巴巴地说。

“我扩建了这里。”科洛雷多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看着莫扎特说道,“现在这里至少能容纳两千人,不再是主教专属的剧院了。”

“那这……”

“是你的。”

是你的。这三个字仿佛一个魔咒击中莫扎特的心脏,他看着科洛雷多,突然一把扑过去抱住他。

“科洛雷多!”

主教仍然没什么表情,只是伸出手摸了摸怀里反射着阳光的金发。

感觉自己突然有足够的理由和勇气将心意表达出来,莫扎特拿出藏在怀里的乐谱,递给了主教。科洛雷多接过乐谱仔细阅读,可是看着看着,他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是……”

“这是给您的。”莫扎特看着他,蓝眼睛闪闪发亮,“我希望大家都喜欢我和我的音乐,可我希望您能只喜欢我。”

主教顿住了。即便莫扎特这么说,他仍然通过音乐的方式将感情传达给他。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不会将他的音乐与他割裂开来。面前的乐谱不再是乐谱,而是莫扎特本人,而科洛雷多能够透过音符看见他的真心。

“现在,您还希望剧院里上演我的‘新作’吗?”在主教发愣的时刻,年轻的音乐家从他怀里抬起头问道。

“哦,当然不。”科洛雷多久违地露出一个笑容,“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乐师碰它的。”

毕竟,这是只属于我们的乐章。

于是主教低下头,在朝阳和飘散的玫瑰花瓣中,吻上了音乐家柔软的嘴唇。

“情人节快乐,沃尔夫冈。”


——————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我满足了!!

评论(4)
热度(40)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