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童年系列】Tom & Jerry


毁童年系列之一,猫和老鼠同人。

✦✦✦✦✦✦✦

Jerry一直想逃离这个荒唐可怕的地方。每天为了求生,不断穿梭于老鼠夹、捕鼠器、猫爪之间,就为了那一点点奶酪或者饼干渣。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遭到那只猫的围追堵截,死里逃生地在洞里啃着仅仅够维持下一次觅食的食物。
在外界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只抓不到老鼠的笨猫,可他知道,他有无数次机会抓住他。那只猫每次都会在关键时刻放过他,享受着与猎物追跑的乐趣,他甚至被鼓励出逃,却总在最后关头被堵截回来。这个鼠洞,这个家,外面的庭院,那只猫的身边,他想要永远地逃离。
那只猫是追着他的魔鬼,他身处这个如地狱般的囚笼,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

Tom作为一只家猫,谨遵饲主的叮嘱,无时无刻不在帮家里捉老鼠。同时作为一只年轻的公猫,他秉承着他所认为的猫中强者的理念——猎物要吃熟的。第一眼看到那只小老鼠的时候他就笑了,太青涩,没什么嚼头,恐怕连一分熟都不到。猫都是爱玩的,他每每假意让小老鼠从爪间溜走,享受着与他追逐的乐趣,有时候他特意将大门敞开,拨动小老鼠想要逃走的心弦,然后再在他差一刻就成功的时候堵截回来。他很喜欢那只小老鼠永不言弃的个性,即使他失败了那么多次,却还是不断同命运做着斗争,让他从不会因没有玩物而无聊。
就连白猫向他搭讪时他也在注视着Jerry。Jerry从他眼皮底下溜到院子里,发现了他事先准备好的奶酪,被老鼠夹吓得跳了起来......Tom轻轻地笑着,仿佛注视着自己最心爱的玩具。Tom的外表其实是很能骗猫的,薄如蝉翼的尖耳,油光水滑的尊贵灰色皮毛,即使他一向疏于打理,也让许多猫小姐暗自倾心。
抛下白猫小姐气恼地呼喊,Tom转身走回了房间。

Tom最近很烦躁,他的猎物,明明应该在逃跑中不断地变熟的,可是怎么还是那么生,不管是逃跑的技巧,还是坚持要逃跑的那颗心。于是他爬上院子里的那棵树,掏了一个快要孵出的蛋丢进了Jerry的洞。有了伙伴,外出的时候也会更加小心的吧,他想。
他没料到的是,那个孵出来的小家伙居然是只啄木鸟,她把本来坚固的老鼠洞啄出了一条通道,一条通向外面的通道。
Jerry几乎是失神地看着外面的世界,梦突然成为现实的时候,一切反而不真实起来。他猛然想起小家伙还在洞内,急忙赶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一条肉和一块奶酪被递了进来。
“以后我每天都给你肉和奶酪吃,回到我身边来吧,Jerry?”
依旧是慵懒而带着笑意的声音。
Jerry在偷听了几次隔壁猫的谈话之后,终于确信不是自己天生就懂猫语,而是那家伙会说老鼠话。据那家伙说,他能跟很多动物交流,还听得懂人类的语言。Jerry这个名字就是他起的。每次在身后追着他的时候,在面前堵他的时候,笑着问早安的时候,就是这种声音。这声音总是出现在他的梦境里,飘浮着,萦绕着,让他不能安睡。
没有任何迟疑,他转身就跑。
“Jerry?”
Jerry不停地跑着,面前的白光愈发刺眼起来。他的脑中响着一句话,“回到我身边来吧,Jerry?”接着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升起,我走了,你会立刻找到新的玩物,他可以是一只青涩的小老鼠,在你的不断追逐中变得成熟,而你享受着追逐的乐趣。
下一瞬间,强烈的白光填满了整个世界。

“真倒霉,今天我骑车经过布莱特家外墙的时候,恰好压着了一只刚钻出洞的小老鼠。”
“啊,那小老鼠真可怜。你的车没弄脏吧?”
饲主家的老鼠已经被清掉了,Tom的生活也变得更加悠闲。空闲时去院子里踩踩草坪,定时跟各家的小姐们办个茶会,收几个暗送的秋波。啄木鸟宝宝也早被焦急的父母寻回了巢。Tom听着每天早上经过自家墙外的自行车的声音,百无聊赖地趴在窗前,想着冬天就要到了,很快就有温暖的壁炉了。他打了个呵欠,开始梳理自己的毛发。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从浅浅的梦境中醒来,望着无边的夜色,忽然思念起一种从未有过,又好像曾于梦中出现过的事物。也许,就只是一声清浅、细腻、羞怯又带着一点欣喜的呼唤,
“Tom?”

—————

突然发现这篇有个致命的漏洞啊!Tom应该是知道小老鼠跪了的但是没有写出来啊!最后思念(或者说是幻想)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Jerry不怕他而是亲近他的场景...但是直接看下来大部分人都会误解他是在等Jerry回来吧?【或者其实并没有人看所以...

评论(6)
热度(7)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