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tty/Desmond】史哥追妻路-3(标题废

终于赶在元宵节结束之前发了,因为今天可以算是中国的情人节嘛,发个糖

(说起来我写的明明是史哥先喜欢的为什么会变成小军医表白啊...

反正oc就是了

年纪大了脑洞也不济了什么的我才不会说呢

——————

军营的起床号一如往常。

后半夜Smitty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趴在床上,直到凌晨才浑浑噩噩地睡去,睁开眼时他甚至一时没想起来自己在哪儿。临床起身的声音将昨晚的记忆拉回脑海,Smitty僵硬了一瞬,然后猛地翻身坐起看向对床。

床是空的。被掀翻的床架已经回归原位,床铺整齐得像没有人睡过一样,只有枕头上大片已经凝固了的暗红印迹昭示着发生过的事情。

Smitty将视线从那片血迹上移开,捏紧拳头环顾四周。昨晚他的注意力全在Desmond身上,没有看清参与袭击的究竟是哪些家伙,但他总有办法找出来。

还没等他看见Desmond的身影,Howell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动作快点,五分钟后集合!”

像往常一样,Howell大步走进营房,但他随即被那片触目惊心的血迹前绊住了脚步。他神色复杂地抬起头,正好看见Desmond拨开人群向床走来。

Desmond光着瘦削的上身,肩上搭着一条染红的毛巾,显然刚刚清洗过。他的脸上、身上全是淤青,充了血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吓人,但他的表情依旧平静。他步伐缓慢地走过人群,经过Smitty身边时他没有抬眼,转身径直走向自己的床位。

言语无法形容这一刻Smitty的心情。孤身一人二十几年,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他感到心痛和愤怒,想要立刻揪出那几个混蛋揍一顿,告诉他们Doss不是你们能欺负的,但他更加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玉米杆。跟风咬人的行为他见的多了,自小在孤儿院摸爬滚打的他应该预见到这种事情,他应该想到的,可他没有。

Howell看向正在往身上套上衣的Desmond,叹了口气,“这对谁都不好。”

“当然也不是我参军的原因。”Desmond开口道。

“这无关你参军的原因,这关系到连里每个人的性命,而你,孩子,你该退出了。”

Desmond背对他站着,抿紧嘴唇没有答话。

“没什么好羞耻的,Doss。”

“我们走吧。”

短暂的沉默。Smitty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要叫住Desmond,但他最终没有开口。他非常矛盾,尽管他希望天天见到Desmond,希望他在身边,但在内心深处,他依然认为Desmond不适合军营。如果他留下,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保护他在下一次的排挤中不受伤害。

他看着慢慢穿上外套的Desmond,等待他默默退出这里,然而下一句话却让他愣住了。

“实际上,我今天还要去厨房值班。”轻飘飘的语气,却没有任何动摇,就像他每天对Smitty说的那样,“我不能走。”

Howell显然也没有料到,他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

“好吧,二等兵Doss,你能认出昨晚打你的人吗?”

他以为Doss咽不下这口气,便给了他一个台阶。然而Desmond整理着衣架,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不,中士。”

“你是说,你不知道是谁打了你?”

“我从没说过我被打了,中士。”

不大的声音,却让营房里鸦雀无声。

Howell不可理喻地看着他,“难道你要说,你自己一觉起来就浑身淤青了吗?”

营房里一片安静。Desmond将衣架挂好,转过身面对Howell,嘴角浮起一个如常的无害笑容,

“我……睡相确实不太好,中士。”

 

午餐时间,Smitty破天荒地出现在饭堂。刚端着盘子坐下,便听见有人招呼他,

“嘿,Smitty,今天不去后边了?”

Smitty瞥了一眼,是同一连的士兵,但没怎么说过话。他兴致缺缺地发出一个“嗯”的鼻音,对方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直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嘿嘿,也是,昨天晚上教训了一顿,今天再去找麻烦太显眼了。”

Smitty握着叉子的手顿了一下,他侧过脸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你在说什么?”

“嗨,这有什么的,”士兵拍了拍他的肩膀,“全连都知道你每天中午跑去找Doss麻烦的事儿了,要不我们也不会一起动手了。”

电光石火间,Smitty便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压住内心燃烧起来的熊熊怒火,不动声色地询问,

“除了你还有谁?”

“都是些跟班儿,”对方数了几个名字,又邀功似的笑道,“计划可都是我想的。你要是愿意加入,那就再好不过了,一定整得那家伙退出连队。”

“是吗,”Smitty盯着他,“刚好,我也有点事儿想和你说,跟我来吧。”

那人想都没想就起身跟着Smitty向饭堂后方走去,一直走到后厨外的垃圾堆旁,Smitty才停了下来。

士兵环顾四周,皱起眉头,

“你打算说什么?这个地方的味道简直太——”

话音还未落下,一个拳头就重重地揍上了他的下巴。他被打倒在地,满嘴是血,一时间难以置信,

“什……你他妈的疯了吗!?”

士兵骂骂咧咧,直到Smitty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他眼中的惊愕才变成了恐惧,

“等等,你到底想干什么——”

“让你知道教训人的下场。”

Smitty面无表情,灰蓝色的瞳孔深处酝酿着一场看不见的风暴,他再次挥起拳头,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Smitty?”

厨房后门被打开,Desmond手中提着一袋垃圾,诧异地看着这一幕。

“……”

对上那双棕色的眸子,Smitty突然就发不出声音了。

Desmond的视线在被揪住衣领的士兵身上停留了一下,又转回Smitty的脸上,他走近几步放下垃圾,转过身的时候开口说道,

“Smitty,厨房的活儿有点多,你能帮帮我吗?”

 

后厨的空气很闷热,Smitty感觉自己有点出汗,他看着背对着自己忙碌的瘦削身影,下定决心开口,

“Desmond,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

“为什么?”

面前的背影顿了一下,轻轻地吐出一个音节。

“他们是因为我才袭击你的,虽然有点难解释,但确实是我引起的。”

“我说了,昨晚没人袭击我。”

“但是……”

“你不用这样做的,Smitty。”Desmond似乎叹了口气,他转过身,深棕色的眸子在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暗,“我是说刚刚的事情。”

“不,你不明白,是因为我——”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Desmond打断了他,他自顾自地讲述起来,声音柔和,“他曾经是个好士兵,但战争也让他变得暴躁。我小的时候,他经常无缘无故打我,我并不是很在意。但是当他打我妈妈的时候——”

他的声音沉了下去,随着他的讲述,Smitty仿佛看到了一个醉酒后暴虐的父亲和一个无助痛哭的母亲,年幼的Desmond想要保护母亲,却拦不住暴力的父亲,突然间他看到了父亲总是带在身上的枪,不知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抢过枪,将枪口对准父亲的脑袋。

“开枪啊!”父亲吼道。

Desmond没有说话,他哆哆嗦嗦地打开保险栓,母亲哭着让他住手,而他固执地举着枪,直到面前的父亲用手掌捂住脸,顺着墙滑落在地,无声地落泪。

看着这一幕,年幼的Desmond突然像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他颓然放下枪,大口喘息着,却怎么也得不到足够的氧气。

“从那以后,我就向上帝发誓再也不碰枪了。”Desmond偏着头,目光停留在墙壁上的一块油渍上,“我曾经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没怎么上过学,直到身边的人都陆续去参了军,我才发现成为一名医疗兵或许才是我真正该做的。”

“我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工厂里的,但我还是来了。Smitty,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是我的决定,任何人或事都无法阻止我。”

Smitty的眼睛一眨不眨,他感觉自己面前的是一块瑰宝,正发出让他炫目的光芒。

“战争不可避免,我只是希望能救下更多的人,”Desmond继续说着,望进Smitty的眼睛,“我还希望我在乎的人,不要在战场上轻易丢掉性命。”

“主教导我们,不可杀人;主也教导我们,要爱人。”

小鹿般明亮而湿润的棕色眸子直视进灰蓝色的眼瞳,仿佛点燃了烟火,有璀璨的光在其中绽放。

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澎湃,Smitty凑了上去,在后厨呛人的油烟味和滑腻触感中,第一次真正亲吻了Desmond。

-tbc-

——————

写不出他们俩万分之一的美好!
评论(4)
热度(43)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