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amsay】Your Prisoner-1

flag产物第一弹,据说是小甜饼(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到甜

现代同居AU,地下酒吧歌手x学生,反正是HE

oc全归我

——————

拉姆齐最近很烦躁,而烦躁的根源是他的新房客——席恩·葛雷乔伊,一个从西边来的棕发小伙子。拉姆齐在出租房子的另一间卧室时刚好碰到这个正四处寻找住处的大学生,他开出了一个吸引人的价格,于是席恩便顺利地住了进来。开始的一切都很好,对拉姆齐来说,出租房子纯粹是为了不浪费,他是个地下酒吧歌手,作息基本上是白天睡觉晚上出门,再找一个昼出夜归的大学生同住看起来是个合适的选择。席恩就是这样一个大学生,他跟拉姆齐平常交往的朋友不是一类人,看起来彬彬有礼,也很好相处,住上一段时间后,说不定两人还能成为知交好友。

然而渐渐地,事情的走向有点出乎拉姆齐的意料,因为他发现席恩似乎总在刻意躲着他。他们从没有一起坐在沙发上看过电视,没有分享过各自生活中的趣事,拉姆齐期待的二人共进早/晚餐的情景也从来没出现过,席恩要么说自己不饿,要么说已经吃过了。事实上,除了席恩搬进来那天,两人几乎就没有共同待在客厅超过五分钟的时候。一开始拉姆齐还以为是席恩怕狗——他养了只牛头梗,小小的一只,大部分时间都乖乖待在他的卧室里,毫无攻击性。但后来偶然目睹了席恩跟狗愉快玩耍的场景后,他发觉席恩怕的大概不是狗,而是……他?这令他匪夷所思,他有什么可怕的?通常情况下拉姆齐都挂着友好的笑容,话语恳切,让人倍感温暖。虽然他确实有些与众不同的“小爱好”,但他不认为与他刚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席恩能看穿什么。

他见过席恩跟朋友相处的样子,兴致勃勃也很健谈,可以确定他没有任何的交流障碍。席恩对自己肯定有什么误会,这样想着,拉姆齐决定找席恩谈谈。他专门挑了一个没有工作的晚上等着席恩回来。作为酒吧歌手,拉姆齐一般晚上十点准时出门,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待在房间里写写歌什么的,最初一段时间,席恩每天放学回来还总是撞见正在做饭的他(虽然他共进晚餐的邀请全部被婉拒了),摸清了拉姆齐的外出规律后,席恩就再也没有在十点前回来过。拉姆齐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等到十点半,席恩推门进来伸手开灯时,他出声打了个招呼,

“嗨。”

席恩一下子贴到了墙上,脸上的惊恐都要漫出来了。

“……”拉姆齐被他的反应噎了一下,随即调整好表情,冲他笑道,“回得可真晚啊。”

席恩也发现了自己的反应过度,他有些尴尬地直起身子,仍然贴着墙,眼神飘忽,“我……去图书馆了。”

“是吗,每天都这么晚,真用功啊。”

“是真的,”以为他不信,席恩连忙小声解释,“跟几个朋友一起,要做小组作业。”

“…好吧。”

拉姆齐欲言又止,他明明是打算先闲聊一下引入话题的,怎么搞得像在审问犯人一样。擅长交际的他于是机智地决定换一个话题,

“对了,一直没机会问你,在这儿住得还习惯吗?我是说,床啊,浴室啊,吃的东西啊。”意识到席恩根本没在家吃过饭,他补充道,“反正就是那些东西,你知道的。”

席恩看着他点点头,“挺好的。”

“那就好。”

场面又陷入了迷之沉默。等了一会,拉姆齐终于忍无可忍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单刀直入地问道,

“我就直说了,席恩,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他看到席恩的喉结明显地滚动了一下,于是语气恳切地继续说,

“如果是我有什么问题,我希望你能说出来,我们可是室友。”

“不是你的问题…”席恩踌躇了一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道,“其实,一看到你,我就想要逃跑。”

“……?”

“这就像是一种本能,”席恩的表情很是困惑,眉毛拧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样的答案实在出乎意料,拉姆齐挑了挑眉。他走近席恩与他对视,看到对方那双棕色的眼睛立刻盛满了动摇,整个人也有继续向后退的趋势。

这场面似曾相识。一个念头从拉姆齐脑海里经过,随即又被他忽略掉了。于是他安抚地拍了拍席恩的肩膀,温和地笑了,

“别担心。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会让你了解到的。”

-tbc-

喜儿绝对会深♂入了解小剥的为人(咦怎么好像反了

评论(3)
热度(22)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