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一颗肾的独白

论拔杯迷妹的最高境界(。
“我他妈都在写些啥”系列,某天回复评论的时候get到的神奇脑洞,而且又双叒叕开起了车,为什么一写拔杯就总在开车……
——————
你们好,我是一颗肾。
准确地说,我是一颗已经被煮熟了的,和着洋葱粒牛肉粒被裹在酥皮里的曾经的肾。不得不说烹饪我的人一定厨艺高超,我的每一部分都被切的大小匀称,能够彻底地入味而又不会影响口感,再淋上特调的胡椒酱汁,香到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咬自己一口。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主人并不是猪、牛、羊或者一切你能想象到的可食用家畜,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她曾经是个活泼的小姑娘,几个月前搬来这个街区,她不怎么爱运动,平常喜欢待在家里看看书什么的,从这点上来说她确实有那么一点古怪。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这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她有一个更为古怪的癖好,那就是偷窥她的邻居。并不是所有邻居,仅限于旁边那一家。她对这家邻居的关注几乎达到了狂热的地步,为了偷窥几乎无所不用其极,手机偷拍、换猫眼、针孔摄像机等手段层出不穷——直到她被邻居做成了菜。
现在,我就躺在邻居家的餐桌上,等待着被吃掉的命运。
不知该欢喜还是沮丧的是,虽然我只是一颗肾,但我想小主人的灵魂大概有一部分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因为即使在这种生死关头,我的内心居然还在欢呼雀跃,
「——终于进来啦!”」
“……是牛肉腰子派。”
朦胧的声音传来,眼前银光一闪,裹住我的酥皮被切开了(谢天谢地终于看见外面的景象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男人手持餐刀,利落地将派切成均等的几块,然后对着我满意地笑了笑。
啊,这个笑容太有杀伤力,我不禁捂住了心口。
然后他看向旁边,那里坐着一个黑发男人,他有着人鱼般美好的浅蓝眼眸,形状姣好的嘴唇,还有一头泛着光泽打着卷儿的头发,看起来很有质感,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摸。他坐在那儿不说话,嘴角微微翘起,看上去就像某种小动物一样可爱。而且显然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因为他身旁的棕发男人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里的爱意都要漫出来了。
哎呀,真是没眼看。
黑发男人在这样的目光里似乎也有一点不自在,于是他偏过头(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泛红的耳垂),故作镇定地开口道,
“看起来我们可以开饭了,汉尼拔?”
被称作汉尼拔的男人点了点头,却没有拿起叉子,而是在我热切的目光中倾过身去,向他的伴侣献上了一个缠绵的吻。
「哦哦——亲了!亲了啊啊啊啊啊」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这么兴奋,但要是我有身体的话,现在的动作一定是一边捂着脸颊尖叫不已,一边害羞地从指缝中偷看他们的后续。
我知道有些情侣喜欢在吃饭前来一个“餐前吻”,但很显然,我面前的这一对儿在做的可不能如此定义,因为他们亲得越来越难分难舍,那个棕发男人甚至还扯开了另外一人的衬衫领口,舔咬他的脖颈,一副要将他立马拆吃入腹的样子。
我敢发誓我周围的酱汁现在一定开始咕嘟咕嘟地冒泡泡了。
“等等,汉尼拔…你的派……”
黑发男人喘着气,似乎想要阻止他,但他凌乱的衣衫以及环在对方脖子上的手臂,我只能说,这样子即使在我看来都根本是欲拒还迎。
“用不了多久的,相信我。”
对方的嗓音低沉且肯定,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然而他的伴侣只是轻哼了一声,
“再得一次脑炎我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我的头顶冒着热气,心里无比想告诉他们,
「你们就这么继续下去,我保证再过俩小时我也不会凉。」

我一直以为,餐桌play这个东西,终我一生大概也只能在各种同人或者钙片中见到了。然而,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近距离观摩一次现场教学。
事实是,邻居家的餐桌很漂亮也很宽敞,打了蜡的红木光滑耐用,非常适合搞事情。
于是呈现在我眼前的画面无比梦幻。明亮的吊灯与摇曳的烛火,暗红的桌面与白皙的肌肤,蜿蜒的木纹与流畅的腰线,光与影、明与暗,这幅色彩交织的画卷远比他们正在做的这个事实更加具有冲击力。
根据多年老司机的火眼金睛观察,处在上方的男人节奏、力度都把握得极好,每一次抽送都仿佛下手术刀一般精准,他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好像掌控着全局。但这不代表他的对手就失去了主动权,他身处弱势(下方),却绝不是只是乖乖地躺在那儿。他时而装作无辜,诱敌深入,趁对方放松警惕再攻其不备。这让他们的行为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较量,一场互为猎物的猎捕,稍有疏忽就将被对方整个吞入腹中。
不过游戏最终还是分出了输赢,在压抑的低吟和喘息中,黑发男人哭泣般地拥紧对方,指甲嵌入后背留下了清晰的血痕,他的伴侣却很是愉快似的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凑近他的耳朵,亲昵地唤道,

“我的猫鼬。”
(我他妈的在写些啥)

等邻居夫夫俩人洗好澡再次坐回餐桌前时,已经九点钟了(我无比怀疑他们刚才在浴室也没闲着)。高个儿男人身上的三件套换成了式样宽松的高领毛衣,他略带惋惜地看着桌上的派,
“虽然我很不赞成吃重新加热的食物,但看起来目前别无选择了。虽然我们还有一个肾,不过派的酥皮需要烤制,没办法速成。”
「你他妈别想吃我的兄弟。」我在桌上冲他竖起了中指。
“等一下,”裹着浴袍的威尔叫住了他,用手试了试温度,略带惊异地说道,“还是热的,你做了什么保温措施吗?”
“事实上,没有。”汉尼拔也十分不解。当然了,纵使他聪明过人,也没法解释这个超自然现象。
还保持着刚出炉般美味的我靠在酥皮上,指间夹着一支幻想中的香烟,一缕热气从我的头顶袅袅升起,
「妈的,老子死而无憾了。」
——————
一遇到拔杯我的脑洞和文风就都崩坏了……

打滚求评论!

评论(13)
热度(84)

© 摸摸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